秀啊秀秀秀秀

为学习长弧。可能乐乎连刷都很少刷了。
随缘上线。

给钟太的表白

这是我第一次写长评,有点小紧张……(属个人瞎鸡巴谈也算不上什么长评吧) @黑羽钟  我乱写的您也请随意看看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一次认识太太是通过狼队文“算你有种”认识太太的,该篇文是通过狼第二人称写的,在我看来角度十分新颖(应该是我孤陋寡闻反正我第一次见【笑cry】)

 

接着太太就写了第二篇队第二人称的《昭然若揭》,接上,写文最多是第三人称,第三人称可以更好地展开文章叙述,方便照顾多方人物,而第二人称可以说作者即上帝,观看《“算你有种”》和《昭然若揭》就是钟太在带着你用上帝视角观看这两个人的纠葛,从前一直以为第二人称很难照顾到人物,拘泥于表面的描写,或许咱们无法深触人物内心的情感,但是钟太做到了

 

你开了门,你意料到的那个人摇摇晃晃最终向前倾倒,头勉强倚向你的肩膀的刹那,空气里落满生锈的血腥味和若有若无的硝烟气息。你能感受到你的肩头也被染上和他的胸口、他的四肢一样的殷红,好像要透过衣服钻到你的骨髓与灵魂里面。

你大脑有一瞬的空白,心里一沉,几乎下一刻就抓紧了。你开了开口,居然没能发出声音来。

——摘自《“算你有种”》

你垂下头去,紧紧握住酒杯的时候才知道你的手指竟然在微微颤抖着,颈后都是汗。你的意识里从未有过逃跑这个字眼,纵然摆在你面前的是注定的陨落,你也会义无反顾屡尽责任步入深渊。你曾经坠落过,但你在坠落后总能再次升起。

——摘自《昭然若揭》

钟太用她自己的语言带领我们深入人物内心情感,置身其中,仿佛是自己的肩头十分沉重,自己的手心才是酒杯冰凉的温度,心同狼一起绞痛,哑住的是自己的喉咙,伸出去的手却什么都握不住、身同队一样义无反顾,或许狼队就是我们升起的勇气

 

看钟太的文,行云流水,像诗,可以吟诵的那种,像词,可以配曲哼唱的那种。不由得感叹,觉得钟太的文字功底很好(自我感觉比我这种看我长评乱写的样子的不知什么水平的好很多),看完全文只觉得很美,像做完一个美丽,带着伤感又真切的梦

 

你想起你在和他相遇之后太过漫长的时日里,你像是猛兽缩回利爪,你开始包容自己永久的生命,开始包容世界的迟疑与刀锋,开始包容来自陌生人的锐利目光。

 

没包容他。

 

你想起你们吵过的每一句,以及你们打过的每一架。你们两个人的眼睛里像是自带某种放大镜,把那些羽毛碎屑般的小事,膨胀成一整只火烈鸟。你们像两个顽童蹲在阳光下,各持一只放大镜,聚焦着气焰,哧地点燃了某件无辜的小事。怒气与不甘、敌对与分裂的瓦斯罐嘶嘶泄露,烈焰迅速把你们灼烧,然后吞噬殆尽。

——摘自《“算你有种”》

钟太用来叙述故事的修辞有用很多,感情升温恰到好处的排比,第一次让我感觉把狼队针锋相对的情感类比得十分切合,不由得让人拍掌叫好“对!他们就是那个样子的!”

我先是从钟太写文最刁钻的角度开始讲了(我自认为第二人称真的很难啊),当然钟太也有其他角度的文章。

除狼队的第三人称写法《酒馆旧事》,虽然太太说是一时爽文,大大的单箭头,其实不光是太太爽,咱们看的人也爽,钟太不管哪篇文代入感都很强。酒馆里的那个“我”,看文时情不自禁地也想把自己套上了,(我喜欢狼队和我想上其中的某个人有冲突吗?没有。——理智发言.jpg),咱们对角色也是大大的单箭头吧(喜欢的感觉不同),或许咱们有对他们作为英雄的钦佩,对人格的爱慕,喜欢他人性中的温柔,但事实就是——他们不属于我!(说出来伤人了),故事中/我们cp党的眼中,他们属于彼此,或许没有比他们更加般配的人。

我真的搞不懂,这两个人之前还剑拔弩张,为什么现在就可以一起喝酒聊天调笑,这么开心。我撑着下巴看着Logan的笑颜,只觉得心底涌起花朵被揉碎般湿润而黏稠的酸楚,蛰伏在心底的不甘,突然将我击倒,城池皆溃。

——摘自《酒馆旧事》

他们般配得不行——于是我们甚至也能感受到“我”的不甘与嫉妒,但是我们最后也是祝福的吧。

咱们每一个磕cp的,对自家感情都很复杂,我们把他们当做英雄憧憬,又像亲妈一样担心他们终身大事(这个比喻正常吗?【笑】),我个人认为每一个写手太太是最了解人物(咱们都是为了尽量避免ooc),对人物性格摸索得最透彻,钟太就是一针见血,十分到位,我并不觉得我讲的过分了…

神情平静,声线也没有浮起一丝涟漪:“算了,Scott。我早就习惯了。”

“习惯了”这个词,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经历。它是戳破你心尖的防线,用刀硬生生雕刻出来的,你越是平静,我越能想象你忍受淬炼渗出的每一滴血,你每一个破裂又自动愈合的伤口留下的疼痛。这太残忍,太悲壮了,Logan。

——摘自《“我愿意”》

 

狼这官方设定注定是一把刀。你是怎样包容你无尽的灾难与永恒的生命?  对于一个永生的人,活着或许就是种痛苦,死亡使他们渴求的解脱。他要亲眼看着他爱的人衰老、死亡,而自己停留在最初的模样。他的爱人可能会被他的敌人掳走,当作威胁他的筹码,陷入最危险的境地。他存在与永生,或许会让他的爱成为诅咒。(——摘自《“我愿意”》

忽然想起我当初刚入漫威坑的时候站的cp是贾尼(贾维斯x托尼▪斯塔克),当时圈内有个梗就很火(至今剪视频也常用),young and beautiful.

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

I know you will

当时的解释就是一方容颜不变,永生不变,而另一方正常生老病死,一个经典虐梗。

用在狼队身上也同样受用。庆幸我们在我风华正茂的时候相遇及相恋,也庆幸你最后没见到我容颜不再的样子。

“你刚才说,这一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反驳。”

“对。”

 

“Logan。你愿意为了我活下去吗?”

“听着,这是我第一次说这句话,也会是唯一一次。”他说。

“我愿意。”

在yab梗的铺垫下,看狼的“我愿意”真的很感动,不再是双双殉情的感动,而是我对你的爱超越生死使我活下来继续与命运抗争。诺言它敌不过命运与人心,此刻的胜利只是因为“我愿意相信它能”

《“我愿意”》文调很低沉,精神悬着一条线时刻跟着人物的be随时就会崩掉,随情节的发展像飞机俯冲滑翔,在最后一刻回升,成功he(可谓在be的边缘疯狂试探 ),个人觉得像这样的he 最为美好,我算是一个be爱好者,(be是一种艺术,也算是一种he吧),及其享受be的过程,但也扛不住be后美好的he之后的泪腺崩坏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钟太的文风细腻,人物、环境描写细致,对人物把握到位,看钟太的文不曾有ooc之感,狼队相处模式在“调情与对峙”之中切换自如【调情与对峙,于我和他来说,本来就是一回事——摘自《“我愿意”》】,太太似乎很擅长写短篇,量多又精,我觉得说太太是狼队的瑰宝不夸张【笔芯】

看太太在《滑铁卢》的借机表白(我可以自恋的这么说吗)的意思是说是我带的太太入的坑吗?我何德何能带的您鸭,是狼队太美好了

借第一次写长评(其实也不算长评,写了一遍自己都不敢回去看,哪里语法错误自己整合过滤就好了)像太太表白!!我爱你胜过你爱我!咱们永远是咱们孩子的爹妈,感情随着他们悸动,我怀着对英雄的憧憬,对他们爱情的忠诚,只求他们更好,最后纵使我们尘归入土,他们将成为永恒。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2 )

© 秀啊秀秀秀秀 | Powered by LOFTER